帮助中心 service

华鼎收藏提醒您:本站所提供文案内容及观点、案例仅供参考,不作为您投资理财交易的依据。(收藏、投资有风险,请谨慎入市)内容中所引用的各类信息来自市场公开资料、网络、产品实物本身等,由华鼎收藏整理发布,不当之处可以联系客服咨询,可作修改删除处理。

画家吴定玉山水画

        名家简介:吴定玉,笔名鸿飞,陋雨斋斋主。1962年7月生,安徽省芜湖县人。1989年--1994年,于安徽省黄山书画院学习中国画山水专业;2010年6月,结业于中国美术家协会培训中心山水高研班;2011年7月,结业于中国国家画院山水高研班范扬工作室。现为中央文化管理干部学院艺术学院客座教授,文化部中外文化交流中心中国山水画创作院宣传部主任,中国国家画院范扬工作室画家,中国美术市场报艺术顾问,安徽省美术家协会会员,芜湖市美术家协会副秘书长,安徽芜湖中山书画院(执行)院长等。
画家吴定玉
        2012年8月在江苏徐州雁南艺术会馆成功举办"吴定玉写生山水画展",2015年9月在福建厦门张雄美术馆成功举办梦起八闽--吴定玉福建写生作品展。作品曾赴法国巴黎、日本东京等地展览,并获奖、被收藏。曾在《美术报》《中国书画报》《中国美术市场报》《神州诗书画报》《中国国家画院师生优秀作品集》《中国政协》《东方水墨》《国画大家》《品牌文化》等多家报刊、画集发表作品。出版作品有《吴定玉山水画集》《定玉写生中国画专辑》《吴定玉写生山水画集》《吴定玉写生画集》(2008--2013)《梦起八闽--吴定玉福建写生作品展画集》《翰源寻道--吴定玉卷》《盛世丹青--中国书画吴定玉山水作品》(单行本)等。

吴定玉国画作品《泰山之尊》96cmx178cm

吴定玉国画作品《泰山之尊》96cmx178cm


        吴定玉对于山水画的创作从“游”“悟”“记”“写”四个字中诠释出了山水画写生的真谛!

        吴定玉对于山水画创作有自己的深刻理解,因为他懂得中国山水画的写生是有它自已的特点的,中国山水画的写生是有别于西洋画中的风景写生。中国山水画写生不仅重视客观景物的选择和描写,更重视主观思维对景物的认识和反映,强调作者的思想感情作者。作者通过对景物的描写来反映自已的思想感情。

吴定玉国画作品《云起黄山》96cmx178cm

吴定玉国画作品《云起黄山》96cmx178cm


        所以中国话写生首先要选择写生的地点,合于自已的兴味才能触景生情,如果在自已丝毫不感兴趣的地方写生,即便花很大力气也是不会取得好的效果的。勉强画成,只是干巴巴地如实描写,与中国山水画的要求相差甚远,那是没有意义的。

        吴定玉山水画作品写生要按“游”“悟”“记”“写”四个步骤进行。

        第一步游:每到一个地方写生,千万不要看到一处风景很动人,马上就坐下来画,把看到的风景如实地搬上画夹,这不是中国山水画写生的试。首先必须“游”。

吴定玉国画作品《峨眉云起时》96cmx178cm

吴定玉国画作品《峨眉云起时》96cmx178cm


        游山玩水对中国山水画家来说,就是深入细致地去观察。一座山,你山上山下、山前山后跑遍了,从高处、低处不同角度观察它的形象,分析它的特征,对它作全面的了解,作画时才真正心中有数。

        山景随着时间、季节、晴、雨等各种变化而变化,有着不同的韵味。特别值得注意的是晴天和下雨的变化。晴天是山青、水明、树重、云轻,一览无余,层次清晰;而下雨则不同,所有景象朦朦胧胧,雨丝中山色树影时隐时现,在模糊中见到极微妙的变化,本身就是绝妙的水墨画。

        概括地说,深入生活进行山水画写生,重在“深入”二字。要深入观察、深入了解,要在生活中激发作画的热情。

吴定玉国画作品《四月天山》96cmx178cm

吴定玉国画作品《四月天山》96cmx178cm


        第二步悟:就是要深入思考,概括提炼。

        “游”只解决对景物的全面了解。进一步则必须深入思考、分析,在掌握表现对象的特征之后,要去芜存精,由表及里,深思熟虑地去构思、去立意。“意在笔先”就是这个意思。

吴定玉国画作品《巍巍昆仑山》96cmx178cm

吴定玉国画作品《巍巍昆仑山》96cmx178cm


        意境植根在“游”的基本,也就是说,意境是从生活中酝酿而成。自然是美的,立意是把美的因素综合起来,使之升华成为更美满、更有理想的景物。“悟”是客观景物反映到主观意念上,重新组织成艺术形象的重要过程。经过艺术加工的景物,应该比原来的更集中,更美。山水画写生中的“悟”是走向“中得心源”的必要过程。

吴定玉国画作品《世界屋脊喜马拉雅山》96cmx178cm

吴定玉国画作品《世界屋脊喜马拉雅山》96cmx178cm


        但是,在山水写生过程中,“悟”往往被人忽略,把客观景物如实地搬上画面,或仅仅作简单的构图上的剪裁,章法上的安排,这对山水画家来说是不够的,缺乏隽永的意境,缺乏感人的魅力,只能是风景说明图。艺术家从现实生活出发,经过“妙悟”使现实传神到新的艺术意境,这种心灵上的传播,应该是画家最高的追求,这种意境上的开拓,出自画家的思想感情,应是有所感才能反映出来。

吴定玉国画作品《太行丰碑》96cmx178cm

吴定玉国画作品《太行丰碑》96cmx178cm


        “悟”就是把对客观景物的感性认识,更集中地提高到理性认识。这样在繁杂的景物现场,该画什么,该舍弃什么,该强调什么,该突出什么,诸多难题就迎刃而解了。

        第三步记:它包括两层意思。一是记录,二是记忆。

        每到一处山水胜景,必须有很多景物使你感到新鲜,激起创作的热情。这时就需要进行必要的记录,速写其形象,如果结构复杂,某些重要部分还要重点加以结构上的记录和特写。这种速写不求形式上完整,而求详细记录,特别对于工程建筑物,必须结构清楚,透视正确,每次外出写生,这方面的工作量是很大的。

吴定玉国画作品《井冈山革命圣地》96cmx178cm

吴定玉国画作品《井冈山革命圣地》96cmx178cm


        写生时特别要记录具有特征的景物,使写生画稿能够充分表现出地方特征。例如树木是极普通的景物,但各地地理条件不同,树木同样会有地方特征,速写时不能忽视这一点。富春江一带的杨梅树,树叶常青而浓黑,树干盘曲多姿呈淡赭色。

        吴老师曾说“当年去富春江画画,勾了不少杨梅树的稿子,这种姿态优美,枝叶繁茂的常青树与富春江的山明水秀相映衬,极富江南水乡特色,十分入画。黄山松树,浓黑而粗壮,虬枝千姿百态,气势雄壮,它是黄山所特有,画黄山而画松树便失去了黄山的特征。”

吴定玉国画作品《长白金山》96cmx178cm

吴定玉国画作品《长白金山》96cmx178cm


        山,对山水画来说是最普通的描写对象,但各地的山都不相同,正如宋代郭熙所论述:“嵩山多好溪,华山多好峰,衡山多好别岫,常山多好列岫,泰山特好主峰。天台、武夷、庐霍、雁荡、岷峨、巫峡、天坛、王屋、林虑、武当皆天下名山巨镇,天地宝藏所出,仙圣窟宅所隐,奇绝神秀,莫可穷其要妙。欲夺其造化,则莫神于好,莫精于勤,莫大于饱游饫看,历历罗列于胸中。”华山多好峰,确实是这样,它挺拔而又雄伟,而黄山的峰峦则更为秀美多姿。对于各种山峰的特点,仔细加以观察才能得其精神。

吴定玉国画作品《长白金山》96cmx178cm

吴定玉国画作品《长白金山》96cmx178cm

        我们必须用笔记录,但更需要用心记之。因为最详尽的记录也难得其精神成为自已的“胸中丘壑”。我们要做到得心应手,提笔即可画出,落墨即可显出其特征。

        最后才是写:以上所讲“游”“悟”“记”,都是写的准备过程。一般说来,前面三个过程准备充分,“写”起来就会得心应手。“写”是把自已感受到的蕴藏在自然界中的优美情趣,用笔墨反映出来,表现出来。

吴定玉国画作品《黄河雄姿》96cmx178cm

吴定玉国画作品《黄河雄姿》96cmx178cm


        写的关键是意境,古代画家最为普遍的经验是“意在笔先”。看来是老生常谈,但却是极重要的经验。“写”是形式,是技法,即所谓的“笔”。“写”是反映“意”,但“意”和“笔”不容分割,二者应该高度地统一,即要求有新意,又要求出妙笔,笔意相发才能画出满意的作品来。“笔墨当随时代”是“写”这一环节最重要的一点。

吴定玉国画作品《雅鲁藏布江》96cmx178cm

吴定玉国画作品《雅鲁藏布江》96cmx178cm


        吴定玉山水画评定

        对于吴定玉的山水画作品,绘画大师龙瑞先生曾送他两个字的评价:“温润”。范杨先生也有两字的嘉许:“明快”。“温润”与“明快”,构成了吴定玉山水画最鲜明的艺术风格。 

吴定玉国画作品《嘉陵江畔》96cmx178cm

吴定玉国画作品《嘉陵江畔》96cmx178cm


        “温润”与“明快”体现的是大朴不雕的自然之美。“走近自然,融入自然,顺其自然,自然而然,而后上升到道法自然那样一种境界。”吴定玉的此番感受异常深刻。中国的绘画艺术一向专注于自然。写山写水,为自然山川造像,山水画作中常蕴含着画家放眼风物、寄托自我、况味人生的多层意味。无论古今,人们都认同一个道理,就是大自然与生活是艺术的源泉。在吴定玉眼中,“写生不是写那个纯粹的物象,也不是写那个纯粹的自我,是物我交融后激发出来的那个艺术境界,使每一笔形、每一块色都触碰到激动与活跃起来的那个兴奋点;是一个带有天赋秉性的生命体,在大自然的美的驱动下高度发挥全然释放的过程” 。

吴定玉国画作品《黄浦江畔》96cmx178cm

吴定玉国画作品《黄浦江畔》96cmx178cm


        吴定玉自言:“创新是传统的母亲,没有过去的创新就没有今天的传统,传统不仅能传得下去,而且能统得起来。”吴定玉“温润”与“明快”的绘画风格亦从传统和创新中来。绘画创作是人类内在精神和深层心理的外化,是传播画家思想的手段。“艺术家要用独特绘画语言传达出自己对人生、对宇宙的感悟。山水画的创新,应秉承精于传统、勇于创新的宗旨。”因此,在吴定玉的作品中,不仅可以看出创新的影子,而且还能充分感受到他厚重的传统绘画修养。 

吴定玉国画作品《喀纳斯湖》96cmx178cm

吴定玉国画作品《喀纳斯湖》96cmx178cm


        吴定玉“温润”与“明快”的绘画风格同时从气韵和变化中来。山水画最讲究气韵。画中的气韵,是由画家的生命意识散发出来的。如果没有生命意识的观照,那么画家画的山水必无气韵。“观摹一件作品,我们不应仅仅看作者在画面上画了什么,或写了什么,而应该透过表面看本质。一件成功的艺术作品往往会向观者传递一些作品以外的信息。所以说,好的作品是作者与观者共同完成的。”此言可谓精辟。除了传递气韵,画家创作的永恒课题是变化--艺术手法的变化、笔墨技法的变化,以及立意构思、置阵布势、疏密聚散、枯湿浓淡的变化等。但这些变化不是刻意求新,而是画家厚积薄发的结果。画家虽然不是思想家,但不能是没有思想的画家;画作虽然不是文学作品,但却不能是缺乏文学底蕴的画作。画中的每一笔都是用心灵、用心血去酝酿的。 

吴定玉国画作品《鸣沙山月牙泉》96cmx178cm

吴定玉国画作品《鸣沙山月牙泉》96cmx178cm


        为艺之道,也是为人之道。吴定玉“温润”与“明快”的绘画风格,一如其为人。画学即人学,画品即人品。历代画家在推重学养、技艺的同时,也特别推重人品。只有人品高尚,才能使作品脱去俗气、火气、匠气,达到温润明快、大朴不雕的境界。吴定玉自言:“山水画家只有远离功利、淡泊从容,心与大自然贴得近些,离这个喧嚣的社会远些,才能在艺术上将笔墨延伸到更远处。”

吴定玉国画作品《贡嘎雪山冰川》96cmx178cm

吴定玉国画作品《贡嘎雪山冰川》96cmx178cm


吴定玉国画作品《日月潭》96cmx178cm

吴定玉国画作品《日月潭》96cmx178cm


吴定玉国画作品《故宫瑞雪》96cmx178cm

吴定玉国画作品《故宫瑞雪》96cmx178cm


吴定玉国画作品《长城朝晖》96cmx178cm

吴定玉国画作品《长城朝晖》96cmx178cm


吴定玉国画作品《布达拉宫》96cmx178cm

吴定玉国画作品《布达拉宫》96cmx178cm


吴定玉国画作品《延安新貌》96cmx178cm

吴定玉国画作品《延安新貌》96cmx178cm


吴定玉国画作品《西安大雁塔》96cmx178cm

吴定玉国画作品《西安大雁塔》96cmx178cm


吴定玉国画作品《瓷都景德镇》96cmx178cm

吴定玉国画作品《瓷都景德镇》96cmx178cm


吴定玉国画作品《孔庙龙柱》96cmx178cm

吴定玉国画作品《孔庙龙柱》96cmx178cm


浏览次数:135

相关商品

售前咨询热线
400-6999-316
售后咨询热线
133115486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