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中心 service

华鼎收藏提醒您:本站所提供文案内容及观点、案例仅供参考,不作为您投资理财交易的依据。(收藏、投资有风险,请谨慎入市)内容中所引用的各类信息来自市场公开资料、网络、产品实物本身等,由华鼎收藏整理发布,不当之处可以联系客服咨询,可作修改删除处理。

张复兴谈中国画“需要创造性的发展”

      张复兴

      1946年生,天津人,祖籍山西,知名山水画家。现为中国画学会副会长,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画院研究员、研究生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央文史馆书画院研究员,中国水墨画院副院长,中国友联画院画家,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广西美术家协会顾问,国家一级美术师。
画家张复兴
      纵观中国传统山水画的发展,中国画的传承与创新作为中国艺术的永恒课题,作为新时代山水画家的张复兴,自然有很多感受。通过本文,他与读者分享自己对中国画创新的观点以及对中国山水画未来发展的看法。
张复兴《暮春时节》138×68cm
张复兴《暮春时节》138×68cm  

      创新要贴近时代 中国气派不能丢

      艺术市场:在你看来,当代传统山水画的创新应如何呈现其独特的当代性?

      张复兴:创新是创造性的发展,应当站在中国文脉的基础上,谋求文脉传承的延续性。山水画是中国人的智慧与文明的结晶,是通过人的内心文化积累来表现自然、表现人与自然关系的最高级的人类文化之一。中国画的创新首先应该为当代服务、为人民服务,贴近生活、贴近人民、贴近时代。

      中国传统山水画发展到现在,在不断出新。以写生为例,在民国以前,几乎没有现场写生的说法。即使是古人画山水,也没有今天意义上的实景写生。明清以后,尤其是民国晚期到新中国成立后,西北画家在写生的基础上形成了一个表现西北地域特点的流派。赵望云后来也一直将写生作为主要的创作形式,不刻意追求笔墨的精致度,而是将自己对生活的感受用泼辣的西北风格表现出来,这和传统意义上的山水画已经有了很大不同。

      对于传统的继承与创新,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想法,也选择了不同的道路。其中一部分会在传统上下功夫,同时不排斥西画理念,将西画的理念放在底下。没有当年西画理念的进入,怎么会有中国人物画辉煌的今天。正是气氛和造境的融合,才形成了新的山水画意境。

      山水画要求“气韵生动”,意境、讲究造境;单纯强调笔墨的书写性,又与书法何异?如今,仍有完全模仿古人的笔墨、从不考虑当代性的作品,这样的作品与现代人的情绪无法完全相通,那么创作这样作品的意义何在?因此,不论是现实还是虚拟,山水画都应当有一个境界的刻画,这是山水画不可动摇的基础。
张复兴 《挐云家山》 68×136cm  2017年
张复兴 《挐云家山》 68×136cm  2017年

      艺术市场:你如何理解中国绘画中传承与创新的关系,传统绘画的哪些精神是现如今绝不能丢失的?

      张复兴:传统绘画的精神、中国画的气派、中国人融合在绘画中的哲学思想不能丢,但我们也应当有自己的、当代的递进。如今的生活和古代相比有了天壤之别,对于新的时代要有研究和表现,但是不能丢掉中国画的精髓。洋为中用,但两者结合时要以中国精神为底蕴,不要搞得不牛不马。

      我们已经梳理了很多中国山水画传统的理念,但重要的是要将这些理念变得可操作,首先要认识到古人的传统是在他所处时代的生活里脱颖而出的,要全面地看。山水画自古就不是纯粹描绘现实的景象,而是融合了作者对生活的感受,现代人的感受和古人必然不同;而如何去表现,现在大家都在试图解决这个问题,也都行走在路上。
张复兴《雪意》138×68cm
张复兴《雪意》138×68cm

      创作源于生活也要保持距离

      艺术市场:在你的艺术道路上,比较重要的经历及受过的训练有哪些,有哪几个重要的时间节点或创作阶段?

      张复兴:在广西桂北山区的写生经历对我影响很大。当时对传统中国画临摹的机会很少,桂北地处大西南,有其自身的文化。那时对传统有了一定的理解,悟出了古人作品中传统与生活的联系;在那时期创作的作品,写生的成分比较多。后来我将在桂北山区时对形式上的考虑和追求,逐渐形成了自己的一套办法,包括认识方法和表现方法。

      我认为,桂北成了表现自己的一个载体。对于我而言,什么时候画什么内容,用什么技法最顺手、最舒服,就画什么,这是最自然的流露。

      再到后来,我会去描绘一种让大家都能够怦然心动的精致画面,可能并不雄强、并不奇绝,却能够与观者产生共鸣。我不刻意追求笔墨形式和别人拉开多大的距离,也不刻意追求格调如何高古,我想自然地将真实的情绪、喜好表达出来;再去表现自然风光时,我会抓住其与人亲和的点,这样逐渐形成了我的表现风格——“寻常家山”。我画画讲究悬腕、中锋、有书写性。现在人们都崇尚笔墨,但对我而言,笔墨就像作家的字典和积累,如果不将笔墨依附在造型和意境上,反而难以表现。不能为笔墨而笔墨,要把笔墨用“活”,用到恰如其分。
张复兴 《惠风和畅》 136×68cm
张复兴 《惠风和畅》 136×68cm

      艺术市场:艺术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作为一位山水画家,你从事艺术创作多年来,是怎样看待现实生活对艺术的重要性的,又如何看待写生的重要性?

      张复兴:我的创作都有现实生活依据,现实生活给予你文化上的感受,这是有别于传统的,古今有别;但古今心同,中国文化的积淀是我们从心底认同的,不能被破坏。中国精神和中国气派应当传承下来,中国式的美不能丢。

      写生其实是追求山水画创作有所突破的极好途径。写生让你特别客观地面对生活,逼着你不要用惯常的思维、手法去表现,而是运用古人留下来的传统,在现实生活中找到依据;所以,写生是寻求拓展的一条很好的道路。很多我表现出自己想法的、形式上有所突破的作品,几乎都来自于写生。

      中国画中笔墨的运用就好像写文章的辞藻,不仅要华美,还要凝重、老辣。现在我的创作中,墨用得多了,追求笔墨的内美多了;同时,我还追求与生活的若即若离,如果生活变成了必然,没有保持一段距离,一定会弱化你绘画中“抒心”的部分,影响主观情绪的表达。这些年,我的笔墨比从前成熟老道了一些,但是我对意境的追求也在与时俱进。国家有国家的梦想,我个人也有一个理想家园。考虑了以上问题后,还要追求画的格调。如今我已经70多岁,在绘画题材上也想做得更大一些,争取多些力作。
张复兴 《山纳远风》 136×68cm
张复兴 《山纳远风》 136×68cm

      “新”要有高度 莫把风格当招数

      艺术市场:中国绘画的当代创新,或者说中国艺术的新时代高峰之路,需要解决哪些文化问题?

      张复兴:在正本清源的同时还要百花齐放、推陈出新、风格多样。“新”不在观念的新,也不在技法的新,而是在高度的新。不要一味模仿大师的皮毛,或是跟风只追求笔墨,要看到大师的高度所在,这才是真正需要学习的地方。虽然要注意画的文气,也不要酸文假醋、脱离生活。不要以为别人看懂的就是俗,下里巴人就庸俗,曲高不要以为和寡就是高级,顺其自然地争取把画画到别人的心坎里,把一抹丹青抹到别人的心坎里,让人看到你的画有所感触、怦然心动,这才是真正的“高手”。希望有好的评判标准、好的创作氛围。

      不要仅仅为一己的观念做注脚,要为大众、为整个美术界做出客观的评价。我认为一切的形式都有其存在的意义,关键是高度和品格。切不可将似是而非的理论作为投机取巧的避风港。
张复兴 《白云樵烟图》 136×68cm
张复兴 《白云樵烟图》 136×68cm

      艺术市场:对于当下的青年艺术家你有哪些建议或期许?

      张复兴:对于年轻艺术家,观念是学习出来的,风格是自然形成的,都不可太过强求。中国画是相对恒定、有森严的共性标准的画种;要在共性标准的基础上,再根据自身的绘画习惯,形成自然的个人风格。脱离共性标准的个性标榜是毫无意义的,共性标准是古人今人共同摸索出来的尺度,如果不在这个尺度之上进行提高和变化,所谓的个性只是虚妄。

      个性的追求是日积月累的问题,是笔墨和审美取向的复合体,是长久形成的不同于他人的艺术特质,不能为了有个性而去“变魔术”、耍花样。有了个性以后,也需要不断地变化,最后才能做到画哪儿都是那儿、画哪儿又都是你自己。
张复兴《信阳初秋》138×68cm
张复兴《信阳初秋》138×68cm


张复兴《家山墨韵》138×68cm

张复兴《家山墨韵》138×68cm
浏览次数:138

相关商品

售前咨询热线
400-6999-316
售后咨询热线
133115486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