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中心 service

华鼎收藏提醒您:本站所提供文案内容及观点、案例仅供参考,不作为您投资理财交易的依据。(收藏、投资有风险,请谨慎入市)内容中所引用的各类信息来自市场公开资料、网络、产品实物本身等,由华鼎收藏整理发布,不当之处可以联系客服咨询,可作修改删除处理。

拍出1.98亿港元!常玉晚年巨作曲腿裸女画一笔一千万

      2019年10月5日晚,香港苏富比2019年秋拍“现代艺术晚间拍卖”在香港会议展览中心举槌,本次共33件精品上拍。其中,全场估价最高的常玉晚年巨作《曲腿裸女》当晚以1亿港元起拍,三个委托方以1000万一口加价至1.7亿,最终以1.72亿港元落槌,加佣金最终以1.98亿港元成交。超越2011年《五裸女》的1.28亿港元,创造常玉作品拍卖价格的新纪录。
 《曲腿裸女》
常玉 《曲腿裸女》 油彩纤维板 1965年作 122.5x135cm
      诞生于1965年的《曲腿裸女》是常玉最后一件裸女作品,堪称其人生终极巨作,亦是画家最具代表性的艺术丰碑:其不仅被常玉选用于最后一次个展的邀请函封面,更常见于艺术家油画全集及其他重要出版,诚为经典中之经典。
 《曲腿裸女》
常玉 《曲腿裸女》
      画作解读:《曲腿裸女》中,人物的姿态结构精妙,其抬起的右膝为此仰卧的正向身体平面自水平横放的左腿、如丘耸起的胸壑至被左手臂支撑的头部,创造了一个垂直的对位空间。而此向上的左手也与人物抬起的右脚相互平衡呼应,可说艺术家借助了夸张变形的裸女身姿,联系到东方山水奇石的造型。

常玉生平
常玉
      常玉,1901年,常玉生于中国四川顺庆(今南充)一富裕家庭。常玉的父亲常书舫是个深爱书画的人,在乡绅中比较有远见卓识,对子女的培养极为上心,供玉食,教修养。家和万事兴,见识定素养,儿女辈中果然教出了几个会经商、懂治学的好才子。
《粉红裸女卧像》
常玉 《粉红裸女卧像》 81×129.5cm 布面油画 1930年代
      只是常玉的天性,既不同于商业头脑发达的大哥常俊民,也不同于富有治学头脑,毕业于日本早稻田大学的二哥常必诚,率真活泼有余,严谨自律不足。但他自小偏爱艺术,对线条与色彩敏感异常,总跟在父亲身后写写画画,不多时就显露出过人的艺术天赋,令父亲大喜过望。
《裸女背像》
常玉 《裸女背像》 45×81cm 布面油画 1929年
      待常玉年岁稍长,父亲便厚礼请来清末民初的“蜀中大儒”赵熙,亲授常玉诗文与书画,一学就是五年。

      1919年,在大哥常俊民的支持下,常玉赴法学习绘画。彼时巴黎,不止有常玉,还有许多后世璀璨的艺术家,例如徐悲鸿、林风眠、潘玉良,他们都与常玉有来往,而徐志摩、邵洵美等文人也与他交往甚密,徐志摩还称他的画为“宇宙大腿”。
《坐在椅子上的蓝发女士》
常玉 《坐在椅子上的蓝发女士》
 《憩》
常玉 《憩》
      虽然家境富裕,但常玉在异国他乡的生活却多半潦倒。有时家中汇款未到,他就只能啃干面包、喝自来水度日。身上唯一值钱的照相机,也时常存入当铺,等有钱时才取出。
 《粉红双艳》
常玉 《粉红双艳》 90×58cm 布面油画 1930年代
《金发裸女》
常玉 《金发裸女》 91.5×72cm 纤维板油画 1940年代
      可没钱并不能阻止常玉游走古老的巴黎街道,感受慢节奏的异国情调,结交志趣相投的朋友。最令他销魂的,是打扮时髦、体态窈窕、曲线优美的巴黎女人。
常玉巴黎的工作室
常玉巴黎的工作室,1950年代 
      他曾说:“我画室这张沙发虽然早已破旧不堪,但这上面落坐过至少一两百个当得起‘美’字的女人!”尽管留法生活很拮据,但他请美女来当模特儿的钱,却从来不省。
 《椅子上的裸女》
常玉 《椅子上的裸女》 73×50cm 布面油画 1930年代
      常玉带着以“书法入画”的独特意趣,一笔一笔画出他眼中的现代裸女。他绘画中的背式女人体的特点独具:有的独眼视人,若有所思;有的欲言又止,眉宇间还夹杂着冷眼相观、不屑一顾的神情;有的青丝发髻最为招眼,体态含羞带怨,颇有“不可向人语,独自暗神伤”的自怜情态。
《裸女与小狗》
常玉 《裸女与小狗》 54.5×30.3cm 纤维板油画 1940年代
《人约黄昏后》
常玉 《人约黄昏后》 122×83cm 木板油画
      他的裸女最大的特点是没有一根多余的线条,也绝少有细节的描绘。流畅恣意的线条,从这里抛过去,从那里绕回来。始于激情,停顿于心满意足的快慰处。技法高超,情感炽热,气息却一片纯真干净。就如同他后来住进的另一个画室,东西减了又减,多了便是碍事,简洁的人生哲学是他一生所崇尚的。

      我行我素的天性,让常玉成了一个异国浪子,自由、洒脱,就像他的画一样明朗大方,毫不拘泥。除了画画,常玉还喜欢拉小提琴,打网球,更擅撞球。他喜欢做四川菜,摆盘和造型都是艺术范儿,法国朋友吃了也赞不绝口。不抽烟不喝酒不赌博,日常穿着也十分考究,可谓翩翩佳公子。
《侧卧裸女》
常玉 《侧卧裸女》 51×101cm 纤维板油画 1950年代
      常玉似乎很适应自由的异国生活,来到法国后并未像徐悲鸿、林风眠一样进入正统的美术学院学习,而是在“大茅屋画院”中对着一丝不挂的模特进行速写。在勤工俭学的徐悲鸿刻苦作画练习基本功的时候,常玉却穿着考究,和美丽的法国女友惬意地聊着不着边际的天……
《曲线裸女》
常玉 《曲线裸女》 81×130cm 布面油画 1930年代
      留法第十年,兄长常俊民经营的丝厂倒闭,次年憾然离世。失去经济来源的常玉,继承遗产之后,如常挥霍,过了一段富足的生活后,才发觉是时候靠自己养活自己了。1929年,常玉结识了巴黎大收藏家侯谢,在侯谢的经营之下,常玉在巴黎声名鹊起 。
《沙滩双美》
常玉 《沙滩双美》 72.8×92cm 纤维板油画 1940年代
      虽然出了名,但这也不能改善常玉的经济状况,由于不能容忍画商凌驾于自己之上,有画商找上门来要画时,他总是一一拒绝。请他画像,他也约法三章:一先付钱,二画的时候不要看,三画完后拿了就走,不提意见。这样的“不合作”态度使常玉和画商乃至整个艺术市场渐行渐远。
《入浴》
常玉 《入浴》 127.5×79cm 纤维板油画 1950年代
      晚年的常玉,连画画用的材料都买不起,有的时候甚至用油漆替代颜料。因此,画材劣质成为了他晚期画作的一个特点。那时他作画的主题从裸女转向动物。他笔下的动物,常常是小小一只,寂寞,疏离,被置于一片苍茫的景色之中,充满一种“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的意境。
常玉 约1950年
常玉 约1950年
      1966年8月11日,常玉邀请几位朋友来他巴黎的蒙帕纳斯工作室吃宵夜,照样是他掌勺。次日凌晨,人们发现常玉在工作室里因瓦斯泄漏去世,胸口还横放着一本书。据常玉的邻居、艺术家帕契可夫太太回忆,常玉生前经常戴的一只通体碧绿翠玉指环随着主人的去世也神秘消失……

《四裸女》

常玉 《四裸女》 95.5×125cm 纤维板油画 1950年代

      常玉去世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他的名字是一文不值的。他的画作在巴黎的市场里成捆出售,不过数百法郎。那时杂志给他的评价是“终生失败的画家”。而如今常玉的画作,拍卖市场上可以卖出上亿的天价。
《五裸女》
2011年,常玉《五裸女》曾以1.07亿人民币成交,打破华人油画拍卖纪录
浏览次数:728

相关商品

售前咨询热线
400-6999-316
售后咨询热线
133115486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