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中心 service

华鼎收藏提醒您:本站所提供文案内容及观点、案例仅供参考,不作为您投资理财交易的依据。(收藏、投资有风险,请谨慎入市)内容中所引用的各类信息来自市场公开资料、网络、产品实物本身等,由华鼎收藏整理发布,不当之处可以联系客服咨询,可作修改删除处理。

收藏品拍卖会上的那些事儿

        拍卖场对于社会人尤其是喜欢收藏品的藏友们来说,可谓是极具崇拜感和神秘感。多数人则认为收藏品一旦被拍,必然能得高价;也有许多画家认为拍卖可使自己的作品“快速市场化”,只需把作品往拍卖会上一放,市场价格即可得以攀升......


        不得不说以上的观点是不够理性客观的,下面小编就来跟大家说说拍卖场上的那些事儿。

        并非任何收藏品都适合拍卖

        事实上,并非所有收藏品都适合拍卖,拍卖品只属于商品市场中的一个很小的领域。比如,所有商店里可买到的定价销售商品基本上都不适合参与拍卖。原理上定价销售与竞价销售会相互冲突。同时,定价销售的商品往往数量很大,稀缺度是不够的。
 
        我们总能看到一些拍卖会上的珠宝玉石和艺术设计作品总是成交不好。其中一个原因便是那些拍品太普通,或许在珠宝店和家具店这里都可以随便买的到。更有甚者,那样的商品在店铺里会遇上一个出价会比拍卖场还要高的买家!


拍卖会


        拍卖只愿做“锦上添花”,不喜欢“雪中送炭”

        对于拍卖来说,最要紧的便是对于拍品的认定和选择。包括真伪鉴定、价格评估以及对于能否上拍的判断。
 
        那么什么样的东西才适合拍卖?一句话说的很对:拍卖只愿意做“锦上添花”的事,而不喜欢“雪中送炭”。意思即是:拍卖行不应该去运作没有经历过拍卖市场、没有知名度、报价过高、供过于求或是没有明确市场需求的物品。比如专利、商标类知识产权、包括股权债权等权利类资产、没有知名度和拍卖经历的艺术家作品等。

        拍卖这些收藏品相当于“雪中送炭”,属于赔本赚吆喝的性质。相反的“锦上添花”则是指那些具有供不应求的稀缺性、拍场知名度高、质高价低的收藏品。

        其实也不怪拍卖公司不愿做“雪中送炭”之举,而是在不了解收藏品潜在买家的情况下,推广、招商诱导难度太大,拍卖成交的可能性太小!但对于藏友们来说,要学会以成熟的眼光辨别出哪些拍品是“雪中炭”,哪些是“锦上添花”。  

        艺术家市场是需要长期培养

        一些没有进过拍卖场的艺术家作品为什么很难拍卖?艺术收藏品市场的形成不是那么简单,艺术家的市场推动需要一级市场——艺术收藏品经纪商的长期推动和培养。拍卖场上的“一蹴而就”终将只能是“昙花一现”罢了,不足以形成稳定成熟的市场。
 
        因此有的年轻画家试图通过拍卖来拉高自身市场的价格,此法是不可取的。面对这样的收藏品,拍卖行也是没有信心运作的。
 
        单件拍品越贵利润越大

        拍卖中经常的一句话:“没有拍不出去的拍品,只有拍不出去的价格。”似乎是价格低的收藏品都可以拍卖,但不言自明的拍卖原则是“单件拍品越贵越赚钱”。当某些收藏品的价格太低时,从经营效率而言已不再适合拍卖!

        就举例说,嘉德2017年春拍为什么如此成功?究其原因则是“大观”夜场将三幅书画拍出了过亿的高价!(黄宾虹《黄山汤口》/3.45亿元成交、潘天寿《耕罢》/1.59亿元成交、宋高宗等《四朝宸翰—宋高宗等南宋皇帝御笔》/1.495亿元成交)这一晚上的成交额就相当于整个春拍的一半以上!

        2017嘉德春拍现场

        “大观之夜”的中国近现代书画版块top5

1.黄宾虹《黄山汤口》 3.45亿元 

黄宾虹《黄山汤口》 3.45亿元 


2、潘天寿《耕罢》 1.589亿元

潘天寿《耕罢》 1.589亿元


3、李可染《雄关漫道》 8797.5万元

李可染《雄关漫道》 8797.5万元


4、傅抱石《早随烟月上瞿塘》 8050万元

傅抱石《早随烟月上瞿塘》 8050万元


5、张大千《鱼篮观音》 2530万元

张大千《鱼篮观音》 2530万元


        “大观之夜”中,近现代书画共推出104件拍品,成交额总计11.52亿元,成交率达83%。除黄宾虹《黄山汤口》、潘天寿《耕罢》两件亿元巨制外,李可染、傅抱石、张大千、徐悲鸿等名家作品也重新展示了整体的市场活力。再次印证了伟大的作品终究不会被辜负,一旦时机成熟,将会展现出旺盛的价格爆发力。

浏览次数:1194

相关商品

售前咨询热线
400-6999-316
售后咨询热线
133115486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