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中心 service

华鼎收藏提醒您:本站所提供文案内容及观点、案例仅供参考,不作为您投资理财交易的依据。(收藏、投资有风险,请谨慎入市)内容中所引用的各类信息来自市场公开资料、网络、产品实物本身等,由华鼎收藏整理发布,不当之处可以联系客服咨询,可作修改删除处理。

卢禹舜:中国画的时代境象

文章发布日期:2023-06-23 总浏览次数:1538 次
        卢禹舜是当代中国颇具代表性的重要画家,他以“八荒通神”“精神家园”等系列画作蜚声画坛,近年来他秉承仁者爱人、为时代立言的宗旨,深入井冈山、延安、韶山等革命圣地采风,沐浴伟人情怀,感悟时代大象,创作了“乾坤大义”系列佳作,成为当代中国画坛的一朵璀璨奇葩。
卢禹舜:中国画的时代境象
        卢禹舜,现任中国国家画院常务副院长、院务委员、中国艺术研究院博士生导师、哈尔滨师范大学副校长、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中国画艺委会副主任、中国画学会副会长,第二届“全国中青年德艺双馨文艺工作者”、中宣部“四个一批”人才,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
卢禹舜作品 天地大美,心驰神往,笔遂墨顺 480cm×193cm 2014年
卢禹舜作品
天地大美,心驰神往,笔遂墨顺
480cm×193cm
2014年

        为时代立言
        艺术,是时代的审美结晶。中国绘画历史悠久,与文道一脉相承,彰显出中国文人澄怀味象的审美意蕴。从某种意义上说一部中国绘画史,就是一部中国文人为时代立言的心灵史。如《洛神赋》《清明上河图》《富春山居图》,等等,都是时代精神的审美写照。当代中国绘画的发展一方面融和着多元的审美元素,一方面正趋向文化本源的回归,承载着新时代的主题价值理念。卢禹舜说:画道即时代之道。这一深刻的美学命题具有跨时空的意义,颇具人文使命感。事实上,从古至今艺术的审美功效与社会政教风化之功能紧密相连。从“诗言志”到“文以载道”到“笔墨当随时代”再到“画道即时代之道”都堪称中国画论的大义之言。中国画是一种文化形态的审美表达,艺术家寄情时代抒写的是一种境界、一种思想、一种观念。卢禹舜说:“创作‘乾坤大义’系列作品对我来说是一个挑战,这是由于我以往所熟悉的表达方式承载不了这样丰厚的思想内容,也满足不了内容对表述方式的客观需求。”无疑,今天的时代是一个智慧充和、大美致上的时代。艺术家对时代的体悟有着不同的审美情韵,卢禹舜以诗化的绘画语言和浪漫的想象情怀,把春暧花开之时代百景图融和于山水、人物和花鸟一体之中。这种大中国画的美学范畴不能简单地归类于山水,或人物、或花鸟。他的作品没有对时代具体场景的描写,他所创造的图式,是心源之美的时代画像,艺术家道法时代,力求以“乾坤大义”系列创作构建当代中国画发展的时空新坐标。
卢禹舜作品 天地大美,心驰神往,笔遂墨顺 363cm×145cm 2016年
卢禹舜作品
天地大美,心驰神往,笔遂墨顺
363cm×145cm
2016年

        为伟人立传
        中华民族是一个崇尚智慧、敬仰伟人的民族,从大禹治水到孔子行圣到汉武唐宗到孙中山、毛泽东、邓小平等,人们的伟人情结已成为文学艺术一道靓丽的景象。“乾坤大义”系列作品,以祖国大好河山为自然和人文背景,以中华民族的光辉榜样毛泽东、周恩来、邓小平等及其文艺思想为桅杆,表现领袖人物担乾坤大义、焕日月新天的崇高精神和平凡的生活细节。从画面的构图讲,领袖人物虽然居于画面的视觉中心但其审美效果是亲切的、平易的,属于大众生活的范畴。这里涉及到典型的思想内容与形式语言之间的矛盾,以及社会需求与艺术家学术追求之差异,要解决好这些矛盾有一定的难度,也体现出一定的高度。但艺术的魅力也源于解决这种难度和达到这种高度。当然,就艺术创新而言,其风格问题、标准问题,实际上还都是有待于在实践中不断去思考和完善的。
卢禹舜作品 天地大美,心驰神往,笔遂墨顺 348cm×105cm 2018年
卢禹舜作品
天地大美,心驰神往,笔遂墨顺
348cm×105cm
2018年
中国绘画的文化内核是“以形写神”“神合形俱”。从这个意义上讲,中国画所蕴含的“天行健”“仁民爱物”和“厚德载物”等理念,无不与“乾坤大义”系列作品中伟人的理想观念融汇升华。更可贵的是艺术家的审美观照,充分运用了井冈山、延安和韶山等地民歌的旋律和境界,与绘画语素相转换,构成了画面的韵律美。为此,天地大美、宇宙洪荒的意境与革命领袖的忧患意识、家国之思与山水精神自然而然地融合到一起,形成一种对天、地、人的新的理解和感悟。卢禹舜说:“在进行这样的创作实践的时候,我并没有丝毫的刻意和目的性,完全是在深入井冈山,漫步延水边,景仰韶山等,明确以人民为主体的生活体验和学习新的理论之后,水到渠成形成了这样的创作冲动。由此,我也领悟出一个道理:当画家的情感真诚饱满,艺术能力有一定积累的时候,绘画完全可以超越题材的限制。”这正如郎绍君所言:“写生,是卢禹舜学习与把握山水画艺术的主要途径,他从写生获得技巧、获得感受、获得山水想象与山水境界的资源,也获得对笔墨的熟练把握。”倘若要补充一点,那就是采风写生开启了画家主题创作的心智,同时也获得了来自生活、来自人民和来自伟人情怀的灵感。
卢禹舜作品 永远的敦煌 398cm×193cm 2018年
卢禹舜作品
永远的敦煌
398cm×193cm
2018年

        为天地立心
        天地是人民的天地,人民是天地的人民。人民创造了历史,同时人民也是艺术实践的主体。毛泽东同志说:“无论高级或初级的,我们的文学艺术都是为人民大众的。”事实上一切优秀的文学艺术作品都是对人性完美的释读。古往今来,无论现实主义或浪漫主义,其审美表达都赞美天地、讴歌苍生,为人民请命几乎已成为中国历朝历代文艺创作的向度,成为民族文化的审美情思。中国绘画史的主流成果,其内在的合理性与必然性就在于“心性之学问,人性之修为”。围绕着人的完善与升华展开,进而承载更为深邃的哲理和思想。
卢禹舜作品/天地大美,心驰神往,笔遂墨顺/138cm×69cm/2017年

卢禹舜作品/天地大美,心驰神往,笔遂墨顺/138cm×69cm/2017年


卢禹舜作品 天地大美,心驰神往,笔遂墨顺 138cm×69cm 2017年
卢禹舜作品
天地大美,心驰神往,笔遂墨顺
138cm×69cm
2017年

        “乾坤大义”系列作品的时空和地域概念是超越具体物象的,石涛说:“画者,从于心者也。”心性,是艺术创作的总开关。一个画家,要使自我化入一片玄机、一个“有”“无”的世界之中,其作品才能在心灵上灵动飘逸而自然放松,在审美表现中才能摆脱外界物象的局限。为天地立心,就是要以人民为主体,展示人民创造历史的灵光和风采。卢禹舜说:“近几年在创作过程中,我越来越深刻地体会到继承创新、科学发展和全新的探索实践与传统之间存在着极为密切的学理关联,但思想指导仅是一方面,还必须落实到超越技能、技巧的探索实践中去。”或者说,新的艺术实践面临着自身精神理念系统和笔墨语言形式的换代升级。卢禹舜从讲述遥远的北方故事到执着于静观八荒,始终励志绘天地图卷,作大美文章,在整体的精神家园建设中,以比较纯粹的中国图式积极探索时代意志的审美表达。笔者认为,要真正实现艺术与时代、艺术与人民血肉相连的文化语境,就必然扬弃那些急功近利的、狭隘的艺术观,从艺术的本体和生活之本源出发,形成突显时代精神、张扬审美个性的主流美术观。正是从这一点上讲,卢禹舜的“乾坤大义”系列作品为中国画的主题创作积累了宝贵经验。其实,卢禹舜近期的艺术实践、研究与思考,不仅是材料、媒介、风格样式和技法方面的新探索,更是在艺术表现上谋求观念的突破,诠释人文之美,践行中国特色,塑造国家文化形象。
卢禹舜作品 天地大美,心驰神往,笔遂墨顺 503cm×193cm 2015年
卢禹舜作品
天地大美,心驰神往,笔遂墨顺
503cm×193cm
2015年

        总之,“乾坤大义”系列作品,始终贯穿着一条律动的生命线,即时代—伟人—人民。这是当代中国绘画境象的新生态,大大地丰富了中国画的审美内涵,开启了当代中国绘画新的图式语言。事实说明:一个优秀的艺术家,只有永恒地服务于人民对美好生活的想往,只有把人的灵魂引向充盈的、自由的思想空间,寄情于生活实践,才能创造出无愧于这个时代的伟大作品。
卢禹舜作品 天地大美,心驰神往,笔遂墨顺 384cm×179cm 2016年
卢禹舜作品
天地大美,心驰神往,笔遂墨顺
384cm×179cm
2016年

相关商品

售前咨询热线
400-6999-316
售后咨询热线
13311548670